• <code id="jifwb"><nobr id="jifwb"><sub id="jifwb"></sub></nobr></code>
      <th id="jifwb"><video id="jifwb"><span id="jifwb"></span></video></th>
      <code id="jifwb"><nobr id="jifwb"><sub id="jifwb"></sub></nobr></code>
    1. <strike id="jifwb"></strike>
          1. <pre id="jifwb"><small id="jifwb"><input id="jifwb"></input></small></pre>

            <big id="jifwb"><nobr id="jifwb"></nobr></big>
            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文化論壇 > 正文

            出口
            2017-06-08   來源:市梵投公司辦公室   

             W和M站在O學院五樓的陽臺上,雙手撐著護欄談著一些漫無邊際的話,時不時對著西邊的太陽長吁短嘆。O學院的發展真快,半年的工夫起了許多建筑,教學樓、宿舍、食堂全都是新的。

            O學院的第四樓、第五樓擴建基本完工,從W和M所站的位置可以看到第三樓的教室里有學生在溫習,二樓的走廊上也陸續有學生和教授,也可能是學生和講師或副教授并排著或學生獨自或教師獨自或一個或幾個在走動。W和M突然低頭俯視著這一切,好像在欣賞某部校園題材的精彩電影。不排除有可能這就是他們聊以度日的最好方式。
                

            太陽一點一點的被遠方的大山吞蝕著。W和M不約而同的收住了視線,四只瞳孔戀戀不舍地從對面的樓層撤回,開始下樓。下樓,四腳在五樓和四樓之間行走,一直行走,他們也不知道自己行走了多遠,可感覺告訴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還在五樓和四樓之間的樓梯上。M走在前面,步伐很快。W走在后面,看起來很吃力,因為他似乎正逐漸看不清四周的墻壁,在他的意識里,也許這四周根本就沒有了墻壁,覺著自己是走在一根懸空的橫梁上。除腳下踏實一點之外,他感到渾身上下都不可靠。憑借腳下的那份信念,他能緊跟在M的后面慢慢移動。視線盯著前方大概是M的背部,手中揣滿了汗。

                好一陣工夫,W和M終于走完了一圈。他們并不想這么走,可他們的確是繞了一圈,回到了他們剛才選擇過還是下的橫梁上。M說:“WO,我們好像回到了原來的位置?”W答:“MO,不會吧?我們是從哪兒上來的?”M說:“我忘了,哦,不,也許我根本就不知道上樓的道。”W慌了:“你是說你根本就沒有上過這樓?那誰弄你上來的?”“也許是我自己吧,但我確實肯定這并不是樓梯,我建議,我們該懷疑這樓層的設計師。”“MO,休得嚇顫我的雙腿,我隨時都有可能墜下樓去。”“好,WO,別慌,我們再繼續,就從這兒走。”M開始選擇過??蛇^或者說是橫穿,它讓W感到這樓層在不斷地搖晃,他懷疑自己的腳隨時都有可能踩空。于是他試圖用力弄出一些聲響,但下意識里他又并無大喊救命的意思。應該說W和M都不想讓第三者知道他們的處境。盡管他們開始能模糊地看到三樓的燈光,可他們此時與世界毫無關系。如果不是在O學院的樓上,他們肯定會在某處看見熟人。
                

            M與W的距離越來越遠了。W正在想著這可怕的結局的時候,M的聲音傳來:“你是誰?”另一個聲音回答:“我是W的朋友。”四周突然觸不可及,不,從W和M開始下樓的那一刻起,世界就已經觸不可及了??蒞萬萬沒想到他會有朋友在此出現,他希望M能問個究竟,他靜聽著??墒聦嵦恍伊?,他所能聽清的就只是那一問一答。余下的對話若有若無,W根本無法猜出那位朋友是誰,甚至連剛剛聽到的所謂朋友的那唯一的一句對白也忘了。只有M的那句“你是誰”仍在耳畔回響。W竭力想弄清這一切并不是真的。他放開步子,奮力在最短的時間內跟上M。他問M:“那人是誰?”M說:“WO,你問誰?我嗎?”“是的,哦,不,我是說你剛剛在跟誰說話?”M并沒有因此而驚奇,M很冷靜地回答:“WO,你聽我說,不管那第三個人是誰,也不管有沒有第三個人,我們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下得樓去,我想,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可以互相幫助。”“哦,天哪!MO,可是,難道你沒有發現我們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嗎?”M停住了腳步,鎮定地說:“肯定,我肯定這樓房的設計師是個混蛋,他憑什么讓這樓梯如此回旋?”“回旋?”“我看見鬼了,我們找不到這樓的出口?;蛟S你說對了,WO,假設這樓層是這樣設計的,它根本上就沒有出口,或許……”“是嗎?MO,你給我住嘴,我們——我是說我們兩個,到底是如何上來的?”“對,我正在思考它,我想,我們可以這樣假設——我們迷路了,這樓層有且只有一條上下通道,我們來時,是無意闖入的,但我們迷路了,選擇了一條原本就不是出口的出口。”“MO,如此說來,那設計師不是混蛋,他很聰明,這樓層他設計得太妙了,但是他的腦子里充滿了絕望。”“可我們的腦子里沒有絕望,WO,你理智一點,假設這樓層沒有出口,那我們如何上得來?既然你肯定我們上來了,那它就該有進口吧,進口為什么不可以當作出口呢?假設這樓層有出口,那它一定會被我們找著;假設我們沒有找著的話,那我們就沒有上來過,既然我們沒有上來過,那我們就不需要找出口……”
               

             W早已聽不進M的任何假設了,因為M提醒了他,他確定自己真的需要理智,因為他相信人生當中很多時候都需要理智,他肯定理智確實很有用。他開始啟動理智,并集中所有的腦細胞,仔細地分析著這一切。首先他要看清楚這四周有什么特征,以確定不要再走原路,他相信他能看清。于是,他努力睜開雙眼,努力睜開……果然,W看見了一些事物,比如一雙鞋子,窗戶,以及窗口飛舞的塵埃……

            W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目不轉睛,大腦不停地思索:我怎么了?世界怎么了?

            相關熱詞搜索:出口

            上一篇:巡邏
            下一篇:家園建設者

            ?

            貴州省梵凈山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GUIZHOU FANJINGSHAN INVESTMENT HOLDING GROUP CO.,LTD

            地址:貴州省銅仁市錦江北路39號15棟1-4樓 電話:0856-5213251 郵箱:trfjs666@163.com

            Copyright ? 2017-2018 貴州省梵凈山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黔ICP備18001526號  貴公網安備 52060202000181號

            技術支持:銅仁日報傳媒集團網絡服務有限公司

            用舌头狂虐她的小豆豆_欧美性色黄大片_被水电工侵犯的人妻在线_好大好硬好湿免费视频